汉初年,刘邦论功行赏,文武大臣们日夜比功劳争封邑,弄得乌烟瘴气。手下这么多能臣,文臣又不能像武臣那般全凭杀了多少人比大小,刘邦要排个人人服气的排名也是很难。而肱骨之臣曹参却是诸多武将推举的对象,他攻取城池,功劳最多,身上有七十多处旧伤。可是刘邦心中的第一一直是萧何,如此便得来大片反对之声:萧何这般舞文弄墨的文臣只是躲在幕后比划,没有流血流汗,没有生命风险,怎么也不能排上第一?

于公,萧何从沛县就跟在追随刘邦,一直协助刘邦。于私,刘邦对这个兄弟也是最为感激。刘邦和萧何在沛县同为官吏时就深知萧何的能力和人品,他通晓法律,清正廉洁,办事十分妥帖。自起兵之日,刘邦就一直委以重任。在刘邦率兵东进之时,萧何留守关中负责大后方,保证了刘邦军队的物资,百姓在萧何的治理之下爱戴刘邦,没有内乱,让刘邦打天下没了后顾之忧。西汉建立之后,萧何对秦律例重新整理,制定新的典章制度,这套法规一直沿用到了曹参的手上。韩信此人怀有大才,可惜没有得到重用,他心中憋屈离开汉营打算另谋出路。萧何知道后将他连夜追了回来,并且在刘邦面前大力推荐,为刘邦留住了一个军事奇才。

众人不服萧何第一,刘邦也要积极协调萧何和曹参的关系,他巧用猎人和猎犬比喻,他将运筹于帷幄之中的萧何称为指出猎物所在的猎人。而且萧何追随刘邦,说服了族人几十人一起打天下,是真正赌上了全部,刘邦如此说服了众人。萧何被封为为酂侯,给予的食邑最多。

刘邦称赞张良和萧何:“夫运筹策帷帐之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。镇国家,抚百姓,给馈 ,不绝粮道,吾不如萧何。”张良因为多病,一直在后方出谋划策。张良未有战功,刘邦却记得他的功劳,在论功行赏的时候,刘邦也不小气,给张良划了齐国的地界,随便他在里面挑选三万户。

对于刘邦的重情重义,张良十分感激。他是一个聪明人,他知晓萧何论功行赏排第一已经引起了朝中的争论,他不想再惹事端,也淡泊名利,对刘邦说:“当年我和主上会合在留县,这是一个非常有纪念意义的地方,三万户我承受不起,就将留县留给我吧。”刘邦很为感动,同意了他的请求。

张良如此谦卑,让那些为封赏多少而争斗的文武大臣十分惭愧。张良此生不过是想为灭亡的韩国复仇,如今秦国已灭,他功成身退,只想抛却人世间的事情,随同赤松子遨游。这也是人生一大境界了。

"

首页社会